回到顶部
  • 首页
  • 人工智能
  • 家居家电
  • 手机数码
  • 健康医疗
  • 车载出行
  • 酷玩
  • 医疗教育
  • 3D打印
  • 工业制造
  • 其他
  • CES2016:以酷玩文化为引擎做智能眼镜的奥图科技
  • 来源:思想坦克
  • 作者:史德
  • 时间:2016-1-5 15:55:44
  • 浏览:841
  • [ 导读 ] 从2015年9月份认识酷镜到2016 CES展上看到酷镜,奥图科技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坚持。还记得奥图科技总裁叶晨光接受采访时说的:即使谷歌不做智能眼镜了,我们也会坚持下去。近日的CES展上,在美国根基匪浅的酷镜和奥图科技必然会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在可穿戴设备领域大放光彩。

    (奥图科技CES 2016展台布置)

    在办公室等了10多分钟,北京帕罗奥图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叶晨光拎着电脑包匆匆走了进来:一身合体的休闲装,一幅艺术家范儿的胡须;眼中有明显的倦意,尤其是在留于胡须上洗脸水珠的衬托下。不过,其让人在他身上看到并非是疲惫,而是洒脱,是酷,是Man

    一两句寒暄后,采访开始 ——仅从挺直而略微前倾的坐姿即可知道叶晨光是一个快节奏且正处于忙碌状态的人。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创业过程,介绍了奥图科技即将发售的智能眼镜产品及其销售策略。随着采访的深入,他的语速越来越快,精神越来越好。对产品、对市场、对应用场景、对用户心理,他都“一门清”,对答如流,一切尽在掌握的“节奏”。难怪仅用了2年多时间,产品还没有上市,奥图科技的估值做到了2亿元。

    1产品:为潮酷人群设计

    采访结束时记者了解到,之所以眼中有倦意是因为头天晚上叶晨光通宵都在录制、拍摄2015923号产品发布会所用的主题曲和宣传片。

    该产品是奥图科技第一款上市销售的产品,是一款具有AR(增强现实)功能的智能眼镜。为了它,叶晨光已整整忙活了2年,他要把它打造成爆款。

    他做到了。酷镜给人的整体感觉一如其名——酷。

    首先,颜值高。 “酷镜 ”由国际知名Frog团队设计,先后改了30多次才定稿;外形简约、时尚,有红、粉、黄、蓝、白、灰6种颜色。酷镜采用塑胶与航空钛混合的龙骨架和碳纤维镜架,材质既轻又韧,形状与东方人脸形匹配,符合人体工程学设计原理,易携带且长时间佩戴无压力。

    其次,可语音操作。酷镜集自有Glass Rom系统、独有UI操作界面、卡片式浏览器于一身,可实现语音定制、中文语音操作、手触指令、灭屏TriggerM200底层冷唤醒、蓝牙同屏操作、Wi-Fi切换等个性化操作。同时,酷镜还配有先进的多人定位应用程序,可实现用户第一视角实时分享。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酷镜具有语音操作功能,即可以直接用语音完成打电话、发短信、拍照、录像、分享朋友圈、导航、AR等操作。叶晨光非常看重这一功能,称其为“一嘴分享”。他认为比起现在的“手指分享”功能,“一嘴分享”会大幅度提升用户体验。

    再次,功耗低。酷镜采用北京君正针对可穿戴设备研制的M200处理器,其处理器的功耗较低。据奥图科技内部评测,配有容量为570mAh电池的谷歌眼镜的待机时间是1天,配有容量为400mAh电池的酷镜的待机时间是2天。

    最后,价格低。酷镜的售价是2999元,约是谷歌眼镜的1/3,在性价比方面拥有明显优势。

    另外,在电池充电速度、镜片分表率、摄影效果(还原被摄主体的色彩)、音响效果等方面,酷镜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不逊于谷歌眼镜。

    当然,对于AR智能眼镜来说,最重要的还是AR功能是否过硬,就技术而言则是数据交互技术与LCOS屏幕显示算法是否过硬。酷镜所有的AR技术是奥图科技自己开发的。该技术使酷镜可以为用户提供各种智能服务:一是基于LBSO2O服务,比如周边店铺搜索服务;二是基于扫描的商品(尤其是食品)溯源服务;三是基于摄像的物体对比服务。这些服务囊括了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

    “总之,有了酷镜,你就可以放心地甩开地图、抛开笔录、摒弃问路,走到哪里都不会陌生,‘一嘴’搞定。”叶晨光说。

    确实,我们可以假设一个场景,比如走到某个商业街,想吃饭;你对着酷镜发出指令,酷镜即刻会把周边符合你要求的饭馆影像呈现在你眼前,任你选择。这个影像肯定不会只有眼镜片那么小,会被放大,所谓增强现实指的就是这个。

    2

    创业:做有趣的东西

    酷镜的上市销售显然是奥图科技重要的阶段性发展成果,其不仅能改变奥图科技只出不进的状况,为奥图科技带来收入,还能大幅提高奥图科技的估值。据悉,奥图科技在今年5月完成了A1000万美元融资,当时估值约为2亿元人民币。叶晨光计划在酷镜上市销售后即进行B轮融资,计划融资金额不少于2000万美元。这意味着叶晨光目前对奥图科技的估值已超过1亿美元。

    不管这一“自我感觉”是否会为投资人认可,但没有人能否认叶晨光“走向朝霞”了——革命尚未成功,但至少还有本钱继续革命。实际上,这并非叶晨光第一次创业,研究生刚毕业的时候他就创过业,方向是新媒体营销,但并未成功。这种经历或多或少都会给当事人留下心理阴影,虽然就个性而言,叶晨光是那种天生就有创业意识与意愿,给人打工就浑身不得劲儿的人。

    后来,叶晨光去美国游学,硅谷的创业氛围让他倍感亲切。当时,他有一个朋友供职于谷歌,且知道叶晨光的偏好,就把谷歌眼镜项目说给他听。叶晨光立即觉得心中敞亮了——那就是他潜意识里要做的东西,它与他内心的想法完全“匹配”,因为它有趣。创业要做有趣的东西是叶晨光近乎本能的意向。

    有了想法,叶晨光立即行动。2013年初,他回到国内,与两个同学共同创立了奥图科技,并开始研发AR智能眼镜产品。这在当时还是有一定超前性的,因为当时谷歌眼镜还在实验室里。

    超前的行为很酷,但玩酷是有代价的。由于产品超前,冷门,不为投资人了解,加上谷歌智能眼镜的市场表现也未达预期,所以奥图科技在1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融到资。同时,他们还为技术难题所困:做具有中文语音操作功能的智能眼镜,需要将蓝牙呼叫技术、通话控制技术与智能眼镜技术融合在一起。此类产品从未有人做过,他们是开风气之先者,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屡战屡败。为此,两个与叶晨光一起创业的同学中有一个挂冠而去。

    虽然受到打击,但有过一次创业失败经历的叶晨光并未觉得“天塌下来了”。直觉告诉他自己就是做智能眼镜的料儿。他继续做,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终于在20148月做出了酷镜的样品。其后开始找代工厂生产。20155月,奥图科技在首届亚洲消费电子展(CES Asia)上第一次面向消费者展示了酷镜,现场反馈非常好。据展览主办方统计,在首届亚洲消费电子展(CES Asia)上奥图科技的受欢迎程度在所有参展商中名列第三,第一是梅赛德斯奔驰,第二名是英特尔。

    3

    营销:以酷玩文化为引擎

    在营销方面,叶晨光采用的是纯互联网玩法,且有所创新。

    在网络做预售是典型的互联网玩法。酷镜产品发布会当天,奥图科技开始通过官网接受用户预定,首批限量1000副。预定上的用户凭“酷码”可以从201510101010分下单购买,同时奥图科技也会通过京东商城销售酷镜。这两种销售方式的区别是,在京东商城上用户只能买到固定配置的酷镜,而在奥图科技官网上则可以定制酷镜,即买到按其需求更改过的酷镜,包括镜片的度数。叶晨光希望用户更多地上奥图科技官网预订,因为在那儿他们会得到比在京东商城上更好的服务。

    互联网玩法的另一典型是 “吸丝 ”。在这方面,叶晨光已推出了一项创新之举:打造酷玩社群,以酷玩文化为引擎来推进酷镜的业务。为此,奥图科技推出了一个名为“品牌合作人”的计划。

    奥图科技的“品牌合作人”既非合伙制企业概念上的合伙人,也非一般意义上的粉丝,而是达人。具体地说,奥图科技的品牌合伙人是潮酷达人,其中最多的是极限运动爱好者。

    酷镜的目标用户就是1835岁的潮酷人士,而在潮酷人士中最有号召力的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叶晨光打造潮酷社群的用意很清楚。显然,奥图科技的经营思路很互联网化,不只靠销售酷镜挣钱,还要靠移动互联应用和用户大数据挣钱,酷镜只是切入点。

    这也是叶晨光有信心能做好酷镜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打造潮酷社群方面他具有一般公司创始人或领头人不具备的优势,他自己是极限运动爱好者,身边有很多玩极限运动的朋友;另外,对其他潮酷活动他也很内行:酷镜产品发布会主题歌的词曲均是他自己创作的,同时他还是公司宣传片的导演和演员。

    “我们会和合伙人一起吃便当,一起玩的,一起分享公司的成长经历。大家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这样的文化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文化,人人平等。”叶晨光说。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品牌合伙人的身份都一样。叶晨光把梁山文化引入了品牌合伙人计划。梁山好汉虽然彼此都是兄弟,但也分座次。奥图科技按玩极限运动的水平和拥趸数量把品牌合作人为了3档:金牌合伙人、银牌合伙人、普通合伙人。奥图科技希望能吸纳到金牌合伙人约100名,银牌合伙人300人。目前,已有一些知名运动员加盟奥图科技的品牌合作人计划。

    “与对公司的骨干员工一样,我们会视贡献大小给予品牌合伙人奥图科技的股份。”叶晨光说。

    4

    计划:推VR产品、进美国市场

    应该说,叶晨光对酷镜的销量还是蛮有信心的。不过,毕竟是一个全新的产品,且有产能瓶颈——毕竟做智能眼镜有一些零部件质量要求,代工厂以前也很少做,甚至有的从来没做过,而工艺打磨需要时间,因此,叶晨光对酷镜月销量的预期并不高:1年之内月销售达到2000副。当然,他也希望尽快上规模,因为只有上规模才能把价格降下来。

    2000副的销售显然是无法支持奥图科技运营的。实际上,除了AR智能眼镜外,奥图科技还会在2015年底前推出沉浸式VR(虚拟现实)智能眼镜产品和可录制360度全景视频的“360度全景球”。这两款虚拟现实设备可以让用户以全新的方式体验视频节目,包括观影、玩游戏、互动直播、看演唱会等,如身临其境。

    众所周知,ARVR将来会一体化——目前已有融合两者的产品面世。两者的总市场容量在2020年会达到1500亿美元。面对这么一个大蛋糕没有人愿意一条腿走路。实际上,他们早就对VR产品做过细致研究,包括派人到脸书做调研。之所以先推AR智能眼镜产品而非一起推,是因为他们认为VR市场更多的要靠内容来拉动,产品本身技术含量并不高,很容易做。

    另外,叶晨光还透露,酷镜简版(Simplified)将于2015年底在美国旧金山发布。奥图科技的定位是跨国公司,产品不止面对中国用户销售,也面对美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用户销售,毕竟许多美国用户也对价格有敏感性,关注产品的性价比。

    思想坦克

    | 让智能化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

    约访、投稿、应聘、合作、商务请联系

    坦 克 君 邮 箱 :4 6 3 4 5 3 8 8 @ q q . c o m

    声明:思想坦克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思想坦克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思想坦克",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思想坦克网的追责。
    如果您想第一时间获取行业资讯和商业分析,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tinktank"或者"思想坦克",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从此和思想坦克网建立直接联系。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我们
    智能基地
    标签库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15 thinktank-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唐智库(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1261号-1